時隔半年 網購處方藥仍然監管不力

2020-08-16 / 2 條

為方便患者購藥,現在很多APP都可以線上購買藥物,並通過快遞寄送至家中。

但是自2019年起,陸陸續續有多家媒體報導網購處方藥監管不力,“寵物照片可充當處方網購處方藥”這類新聞層出不窮。

“最嚴”藥品管理法實行已半年有餘,網購處方藥是否加強了監管?處方審核變嚴格了麼?

於是,筆者決定對多家網路藥店進行測試。

2020年8月,筆者就“是否可購買處方藥”和“無合規處方是否可以購藥”兩個指標,通過線上檢索、下單的方式,分別在六個知名度較高線上購藥平臺進行了測試。

部分平臺整改見成效

2019年時,人民網曾報導,在“壹藥網”用寵物照片充當處方單,順利購買到了處方藥。本次筆者也安裝了“壹藥網APP”進行測試。

現在通過假處方已無法在壹藥網購買到處方藥

筆者發現,通過上傳無效照片的方式,已經無法通過“壹藥網”審核。同時,我們也測試了線上問診功能,在選擇“未線下就醫”時,兩位醫師均未給筆者開立電子處方。

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顯示,廣東壹號大藥房連鎖有限公司於2020年05月06日,因違法宣傳處方藥,被罰款100萬元。

部分平臺處方藥“僅供展示”

筆者發現,在“藥房網商城”中,所有藥均標注“僅做資訊展示 實體店購買”字樣,使用手機號登陸後出現購買選項。

選擇購買處方藥,必須提供以前的就診記錄、處方才可以購買,較為正規。

在“平安好醫生”中購買處方藥時,未要求提供身份證號碼,同時也未提供上傳已有處方的路徑,購買處方藥需線上“問診開藥”。

在“阿裡健康/淘寶”中,提示“抱歉,由於您未滿18周歲,該類型商品暫不支援購買”。

在“京東”中,處方審核疑似由藥房自主完成,審核環節可能存在缺失。

仍有平臺可以使用虛假憑證購買處方藥

筆者在H平臺(因該平臺存在違規開處方藥的情況,在此將以H平臺代替)中的“線上問診”服務中,順利開到了兩盒“鹽酸丁螺環酮片”。

自始至終筆者未提供任何個人訊息,包括身份證號、問診記錄、處方單等,均未要求提供,醫生便給筆者提供了“電子處方”,並通過它開到了處方藥。

其官網顯示,H平臺擁有“互聯網醫院”資質。

《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第二十條規定,互聯網醫院應當嚴格遵守《處方管理辦法》等處方管理規定。線上開具處方前,醫師應當掌握患者病歷資料,確定患者在實體醫療機構明確診斷為某種或某幾種常見病、慢性病後,可以針對相同診斷的疾病線上開具處方。

(網售)處方藥仍需加強監管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政策法規司司長劉沛,去年8月份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關於網路銷售處方藥的問題“人大聽取了各方面的意見,採取了包容審慎的態度”。

但是,不論網售處方藥政策是否放開,處方藥應憑方購買是不變的底線,這是毫無疑問的。

相較於實體藥店,對醫藥電商的監管更加方便快捷,因為互聯網可以留痕,而且效率也更高。

“現在實體店的處方藥銷售也不是很樂觀。尤其是到了基層地區,處方藥銷售不規範的情況可能更加突出,甚至不憑處方也可以銷售。但是,我恰巧認為,這次通過制定部門規章的方式可以明確網上處方藥銷售的標準。”

《藥品管理法》第六十一條規定,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藥品經營企業通過網路銷售藥品,應當遵守本法藥品經營的有關規定。具體管理辦法由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會同國務院衛生健康主管部門等部門制定。這被視為給網路銷售藥品的實踐探索留下空間。

我們認為,《藥品網路銷售監督管理辦法》應儘快出臺,因為這樣,行業就有“規矩”了。在現在這個視窗期,市場容易變的混亂。

如果不通過立法,很難把醫院裡的電子處方資訊權利回歸到病人手裡。對於這張處方,病人有權在醫院、線下藥店或網上藥店取藥。現在整個處方藥品銷售的核心在於資料權歸屬。這個權利是病人的,應該把權利還給病人。

“目前國家藥監局正會同衛健委等有關部門研究如何保證處方準確可靠、如何保證公眾購藥便捷和用藥安全等。監管辦法也將爭取儘快發佈實施。”

2 條回應:“時隔半年 網購處方藥仍然監管不力”

已有 2 條評論

  1. 贴贴怪 贴贴怪說道:

    这是什么平台呀?求一个

發表評論

電子郵寄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